党建之窗-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星空下的“追梦人”
时间:2019-10-25点击量:1425 单位:化工分公司 作者:吴虎成 文章字符数: 2109 分享到:

“星光不问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在唯美的深秋之际,化工分公司生产一线上勤劳勇敢的人们早已撸起袖子,正在用平凡的行动追赶着新时代的“中国梦”。看,星空下他们坚守在岗位上,用勇于担当的精神唱响前进者之歌;用永不止步的行动勾勒出最美的奋斗画卷。

坚守岗位,我心依旧

深秋时间,夜微凉,天空中的点点星光,给这个平凡的日子增添了些许点缀。凌晨00:20分,闹铃响起,动力检修分厂电气运行班长白飞雄像往常一样简单的漱洗后,又打开手机对着女儿的照片看了又看,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后迈向了厂区。

经过安全宣誓、列队上岗,作为资深的电气运行班长,白飞雄深知夜间保障系统安稳运行的责任重大。这不,在交接班时他再次给班员强调夜间保障系统安稳运行的注意事项,之后,他还不忘给大家来针强心剂:“今天是咱们最后一个夜班,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站好最后一班岗,争取明天高高兴兴回家。”

寂静的夜似乎能给予人们更清醒的头脑。凌晨2:10分点,白飞雄手持检查表,他开始检查灭火器、应急电源、无扰动快切等装置……每检查完一项,他都对照清单进行打勾登记。笔者见状上前和他交流起来,“班长,这些检查项目前两天不是刚做完,你还不放心?”他忙回复道:“电气设备发生故障就是在一瞬间,只有勤检查、勤维护,才能更好的避免故障发生,排查隐患就要有恒心和细心了。”

笔者不禁恍然清醒,原来把最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也是一种不平凡。见笔者怔在原地,他又微笑着说:“5:00点你组织全班人员进行一段电源进线的失电应急演练,不要看方案,练习全员的快速反应能力。”

这便是白飞雄大夜班期间的简单“缩影”。夜依旧微凉,星光依旧点缀着漆黑的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他依然奋斗着,他用平凡的行动“画”出了夜里最美的场景,他是夜空里最亮的那颗星。

细心点检,确保稳定

晚上3:15分,班员乔建在巡检过程中发现了一项隐患,他及时汇报班长并与DCS人员取得联系。“DCS,我是307变电站电气人员乔建,巡检发现二期排水泵2P-1308C马达保护器黑屏,能否短时间内安排停机?”“报告班长,巡检过程中发现排水泵2P-1308C马达保护器黑屏,电动机处于无保护运行状态。”

在班长的协调下,乔建对设备进行了停机并更换了马达保护器。半小时过后,排水泵2P-1308C送电恢复运行。此时,乔建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记录了设备的详细信息,注明了马达保护器的故障原因和更换时间。

一系列工作完毕后,他又对拆下来的马达保护器进行了故障检测。只见他找来插板和备用电路板,对旧的马达保护器通电进行测试,反复测验后发现只是电源模块损坏。此时,他又找来焊锡进行焊接处理,经测试良好后乔建填写了“修旧利废维修单”,又赶赴下一个区域进行巡检。

笔者见他身上携带着点检仪、记录本、设备缺陷告知卡、二次原理图等一系列巡检有关的东西。当他发现设备有异常时,他先将设备运行的电流和马达保护器显示的电流做比对,待查明原因后把设备缺陷告知卡张贴在设备上,然后拍成照片发在工段QQ群上,告知本工段电气人员这台设备存在着缺陷,需要进一步进行处理。

在巡检室外电缆桥架时,他手持望远镜,一步一步的查看。笔者上前打趣道:“你是在寻找新大陆吗?”他回头一本正经的对笔者说:“恩,我正在寻找‘新大陆’隐患,这可容不得一点马虎。”

看着夜空下细心巡检的他,笔者不禁有点感动,正是有了这些在夜里对待工作心无旁骛、细心入微的坚守者,才使系统安稳运行有了保障。

师徒一心,点亮你我

“马达保护器投用1087保护,用电动机额定电流除以电流互感器变比就是马达保护器该设置的额定保护值……”清晨6:20分,动力检修分厂电仪307工段低压配电室里,师傅陈小飞正在向徒弟张守瑞讲解着低压马达保护器的功能、接线、参数设置等内容。

看到徒弟认真聆听,陈小飞更是毫无保留的讲解起了马达保护器的结构和功能:“马达保护器是对电动机运行过程经行监测和保护,目前我们投入的1087保护分别有断相、低电压、过热、零序、三相不平衡、启动时间过长和堵转保护,它自身具有记录故障内容和重启动保护功能……”听完讲解后,徒弟张守瑞风趣的说道:“师傅,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尽快立足岗位,不给你丢脸。”

为了给新员工传授更多的技能,帮助徒弟早日立足岗位,师傅陈小飞便充分利用大夜班的时间给徒弟讲解起了设备上的知识,只见陈小飞一边嘴上涛涛不绝的讲授着理论知识,兴起时手上还时不时做着比划,一时间犹如指点江山,舍我其谁;徒弟张守瑞也安静的聆听着师傅的讲解,一会眨巴着眼睛要求师傅重来一遍,一会又陷入沉思,仿佛如获真知……

苍穹中,星光依旧。夜幕下,坚守在生产一线的“追梦人”正在用独有的方式讲述着“越夜越坚守”的故事;他们正在用坚守诠释着“不忘初心、砥砺奋进”“撸起袖子加油干”的真正意义。

编辑:冯永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