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希雪艺术官方网站!
杨希雪艺术网官网
当前位置: 杨希雪艺术网 > 信息之窗 >

杨希雪“全方位观景”理论诞生“变相艺术”画

时间:2018-03-15 18:06来源:杨希雪官网 点击:

  文/ 王晓波

  杨希雪艺术的多元化体现在对东方与西方、传统与当代、经典与流派等诸多方面的嫁接、跨界、聚汇及交融。如杨希雪的所谓“垂直透视”,实际上把中国水墨画经典的散点透视,形式运用到西方水彩画中。同时,杨希雪再继承创新出“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并创建了“变相艺术”理论和画种。  

说明: D:\王晓波.新\再谈杨希雪先生“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IMG_0080.jpg

  (图:杨希雪先生在深圳中学《香港.深圳.广州.肇庆.东莞5地杨希雪「文化回归」诗书画艺术联展》中接受深圳电祝视台的采访。王晓波 摄)

  ()

  希雪“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是其“垂直透视”,“全方位观念”和“微观山水”理论组成的理论体系。杨希雪曾作诗一首来诠释自己的观点:“高空看山不似山,高空看水曲弯弯,红绿黄蓝鳞片片,白云乌影迹斑斑”。他指出:实际上垂直透视之下,不论其属于宏观的大地,还是属于微观的局部自然景物的放大,都与我们的习惯、与我们的固有画论是不一致的。---只要你在品评这样的一张作品的时候,不停留在固有的理论观念及框框的水平上,就能把人的美学趣味扩展到更高更深的层次。

  杨希雪的“垂直透视”理论的延伸,而发展成为他的“全方位观念”绘画理论体系,以杨希雪独创“纸团染印”的山水画,就是“微观山水”系列作品,是他“全方位观念”的再深入,使画面具有了可分割性,各个局部可以任意切割、组合、扩大或缩小,但画面仍有生命。这亦是”变象视觉艺术”的理论基础,只要是埀直透视之下的景象都是可变的。因此,他说:“从局部看来是抽象艺术,而实际上也是具象艺术;看来是宏观山水,实际上也是微观山水,从而达到了抽象山水与具象山水的内质统一”。

  正如时任大英博物馆中国馆馆长龙安妮博士在1998年11月21日杨希雪先生的世界长卷《文化五千》首次展览会上除了高度评论杨希雪《文化五千》吉尼斯长卷的重要意义外,尤其在杨希雪世界纪录长卷《文化五千》首展英国格林士比市开幕式上龙安妮博士再次强调了杨希雪先生“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的重要意义:“杨希雪这个成功的世界长卷,在理论上跟他过去发展出来的抽象山水是同样的、一脉相承的,尽管从图像的外表上看有多么大的差异。理念是一致的,都是垂直透视,全方观景,可分可割都能成为独立的画作,十分重要”。

  龙安妮博士还说:“从杨希雪的画风发展来说,这幅《文化五千》很重要。他以前专注于抽象山水创作。试图以不同的构图和质感做到全方位观景,达到宏观与微观的统一效果。他把同一套理论运用在这幅长卷上,不同以前山水画的面积细小,而这幅长卷却用了二百多米篇幅来连续不断的构图,这是他创作中的重要发展。这幅长卷和以前的抽象山水作品理论体系是一致的且有着连贯的发展,这很有意思!”早在1988年,杨希雪先生就以他的“全方位观景视觉艺术理论体系”和“全方位观景绘画”在英国开创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并走向世界艺坛。从而引起了艺术界和收藏界的重视,画作被英国女王、白金汉宫、英国工会大厦、中国驻英大使馆及世界很多城市的博物馆、艺术馆收藏。特别是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收藏他的全方位观景绘画就高达12幅。

  ()

  英国水彩画有深厚写实传统,杨希雪先生正得其熏染,受其嘉惠、殊为难得。杨希雪先生长期攻水彩和油画而又主要擅长于风景的描绘,因此他在这一领域中的造诣颇高。然而,杨希雪并未停步于此,而又不断用绘画实践来探索他的艺术理论。

  杨希雪视觉艺术从西方油画、或水彩画、或东方水墨画,从具象再到抽象,从抽象到他创作的变“变象艺术"视觉艺术,从微观山水、焦点透视、到散点透视、又到变象多维视觉多媒体,这些不断变化的视觉艺术创作综合起来看,就是杨希雪多元视觉艺术的多元化表现形式。

  西洋绘画,严格依循照相原理,亦即是西方的透视理论。其包涵的元素有特定的光源方向和特定的投影,特定的立场,特定的焦点,特是的视平线,特定的距离。这些特定因素中任何一个发生变动结果都不一样。而杨希雪的“垂直透视” 理论即无论从上、下、左、右那一个角度来欣赏这类作品,都不会有倒悬、倾斜、失重等感觉。这正如他在2009年9月10给我的来信中所道“我的垂直透视,全方观景,抽象具象统一,微观宏观统一,画面有可以无限延申和无限分割特性。观众的不同感受,不同结论,完全取决于观看者本身的立场、观点、距离、层面和亮度,都有不同感受,都是一幅完整的全方画。有山水,有鱼、虾和花卉”。

  杨希雪先生“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的还可分为两个主要阶段即“成熟”和“深化”阶段。为使读者更明白的区分杨希雪先生的艺术理论及其实践的这两个阶段,我使用了“层面转换”这个词来解读。也就是说我在他的九个“统一观”中抽选出“抽象与具象统一”中“抽象”、“具象”两个“层面转换”来加以区分。

  本文前面所述是其理论在“成熟阶段”的内容,意指从1972年1月至1997年6月期间以微观山水(亦称抽象山水)为载体。此阶段的表达以他的九个“统一观”中视觉层面,观众(读画者)首先感觉的是“抽象”,此为第一视觉层面,尔后进而感觉到的是“具象”,此为第二视觉层面。需要说明的是,这里只就整体感觉而言,不包括局部观赏等其它视觉转换。看他的微观山水(亦称抽象山水)作品都会如此。

  杨希雪先生第二个阶段即“深化阶段”则在1997年6月之后至现在。就是他创作《绵鲤图》之始,他的第一幅《锦鲤图》是在1997牟7月1日之前,为纪念香港回归祖国在他画的9米长卷中画了1997条锦鲤。完成之后他便决定在世界上做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画一幅世界最长的水彩画。在进入前朝准备工作后于的1998年3月开始动笔划出了世界长卷《文化五千》。稍后将会介绍这幅世界长卷,这里还是回到杨希雪先生的艺术理论的第二阶段的解说中。此“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第二个阶段“深化阶段”的视觉层面与第一阶段的“成熟阶段”的区别:观众(读画者)首先感觉的“具象”,尔后第二视觉是“抽象”。正如与微观山水(亦称抽象山水)相互换。具象的鱼和抽象的背景(水)构成视觉反差但又自然融合成整体而引人入胜,其中除了杨希雪先生的特殊技法以外(将在今后另文研究), 其“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的魅力得到深化和进一步彰显。

  无论微观山水(亦称抽象山水),又还是《锦鲤图》和《文化五千》,为什么可以全方观景呢?因为垂直透视的视觉理论使得我们是从90变角度看自然或者说观察表达对象的鱼,亦即是所谓“高空看山”。 “高空看山”可以看到山的两边。从这样的视觉角度考虑问题,当然就可以抽象表达。抽像这个问题可以把山水的距离拉远或者拉近,拉远了看不见,拉近亦看不见,因为“具象”处于运动变化中亦不“具象”了。

  ()

  杨希雪的“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及其实践的绘画作品,都源自中国水墨画。这正如本文开篇时所谈到丹纳在《艺术哲学》提出了怎样判定艺术作品的的价值的三种基本要素。民族(种族)、环境和时代都使得杨希雪先生走向了艺术的世界高度。我们不难理解中国情结也即是丹纳所指民族因素对杨希雪先生的重要意义。这也是杨希雪先生40多年不断回到中国的内在动因。为此,也不难明白早己功成名就的他,在74岁高龄还奔波于六个城市、两所大学、两所中学举办“文化回归”艺术巡回展览和现场示范交流活动了。环境和时代的机遇只奉赠给所处环境和时代的有心人和探索者。

  杨希雪绘画探索来自于他的艺术理论创新和辛勤的创作实践,绘画观念本身,这是杨希雪理论探索中最为艰难的一个部分,也是最为主要的探索。杨希雪开创性的提出“埀直透视”,“全方观景”,“微观山水”,“抽象具象统一”,“微观宏观统一”观念等等,在中西传统理论的基础上大大地前进了一步,有许多命题是富有启发性的、富有哲理性的、“天人合一”的观念就是他艺术理论的永久实践。

  杨希雪先生是出生于广东省信宜县的英籍华人,他集油画、水彩画、中国传统水墨画、现代水墨画(即他独创纸团印染法),创新艺术品种,创新艺术理论于一身的世界当代著名艺术家,艺术理论家。

  杨希雪把自然规律贯穿在他的“变象视觉艺术”创作实践中,他在创作过程中充分体会到其真正含义,那就是任何事物相对地升高了,必然鞰含着能量,位置越高,位能越大,势能也越大。而这种能量又在等待着机会向周边扩展霸占的,一直到达双方力量相对平衡为止。正如杨希雪先生曾在2013年春与我交流对话所说:“历史上那些大国对外扩张历史,现代社会的市场分额及拼购行为都是弱肉强食的现象。战争暴力是属于硬霸,市场行为是资源收购,文化影响都是软霸,往往没有硬霸也会有软霸。个人不自强,公司不自强,国家不自强,很难逃过被淘汰、被侵夺的恶运。懂得自强不息,往往能反败为胜,反弱为强”。杨希雪还戏言这个对自然规律的领悟是艺术实践的结果,是他艺术实践的”意外收获”。

  (四)

  杨希雪先生从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手法切入,又走出了近现代的波洛克、赵无极、吴冠中等大家的影子。在很大程度上既从西方现代与后现代主义的说语支配中挣脱,又从东方水墨媒材中走出,别开生面的试图通过突破时空叙事,并结合当代数码科技实现对自然的再造和反思。

  清楚记得:2010年12月31日我在“雅昌艺术网-雅昌观点”发表《视觉文化的新生——读杨希雪变象视觉艺术》一文,此文“艺术中国”以题为《王晓波:读杨希雪变象视觉艺术》发表于2011年1月4日“艺术中国-声音”中。我说杨希雪变象视觉艺术:“更是科学精神的宏扬和体现,实现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统一,推动人类文化的全面发展和繁荣。在当今世界的人类生活中,我们看到在人与社会的关系方面,局部战争,国家与国家、国家集团间的矛盾,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等并未随着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和全球一体化的进程,而以更加复杂多变的形式存在,并时常以异常尖锐的形式表现出来。在人的精神生活领域,拜金主义的横行、物欲主义的泛滥、人文关怀的淡漠、宗教信仰的冲突、精神家园的迷失等等现象带来了人文精神的失落。因此,人们渴望世界和平,人类平等相处,社会家庭和谐,科学文化艺术进步与繁萦。他的“变象视觉艺术”也充分充份体现着辩证的唯物史观---一切事物都是在角力中、在运动中、在变化中,这是自然规律。事物的静止和不变是渐时的,也是相对的;事物在运动中和不断的变化是绝对的。我们确实无法找到永恒不变的例子。而且任何事物,都有它们的多面性。对事物各个侧面的认识与理解,也会因观点角度距离等时空钮带因素不同,令结论出现差异。杨希雪的”变象视觉艺术”,充份体现着辩论唯物的哲学内涵。延伸到当今世界的人类生活中,我们看到在人与社会的关系方面,局部战争,国家与国家、国家集团间的矛盾,阶级矛盾、民族矛盾等,都是自然力量倾扎斗争现象,且以更加复杂多变的形式存在,“变象视觉艺术”的色块线条轨迹,足以解读出国际关系,时局变迁,金融消长,市埸份额,资本控制,资源占有,文化影响,以致于个人的生老病死等,不断变化的现象。实质上也是弱肉强食,优胜劣败这个自然规律的必然产物,除了自强而取得优势,并藉以生存和发展之外,别无他途”。

  杨希雪把自然规律贯穿在他的“变象视觉艺术”创作实践中,他在创作过程中充分体会到其真正含义,那就是任何事物相对地升高了,必然鞰含着能量,位置越高,位能越大,势能也越大。而这种能量又在等待着机会向周边扩展霸占的,一直到达双方力量相对平衡为止。正如杨希雪先生曾在2013年春与我交流对话所说:“历史上那些大国对外扩张历史,现代社会的市场分额及拼购行为都是弱肉强食的现象。战争暴力是属于硬霸,市场行为是资源收购,文化影响都是软霸,往往没有硬霸也会有软霸。个人不自强,公司不自强,国家不自强,很难逃过被淘汰、被侵夺的恶运。懂得自强不息,往往能反败为胜,反弱为强”。杨希雪还戏言这个对自然规律的领悟是艺术实践的结果,是他艺术实践的”意外收获”。

  “变象视觉艺术”这个全新的说法,既新奇又遭人置疑,预示着一个全新画种的诞生。从字面上理解,相对于视觉艺术的“具象”,“抽象”,而创造出“变象”。仅从字面上“望文生义”而可解也。

  综上所述:雪先生“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 成就了他创建 “变相艺术”理论,他大胆创建了有别于具象、抽象的“变相艺术”画种及理论,我认为这是对世界艺术的创新与贡献。

  (本稿写于深圳南山2017年3月21日,《深圳之窗网》专栏作者:王晓波)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