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希雪艺术官方网站!
杨希雪艺术网官网
当前位置: 杨希雪艺术网 > 信息之窗 >

“变象怪杰”的“赤子之心”

时间:2017-04-21 13:59来源:中国移动《领先》杂志 点击:

  称一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为“变象怪杰”,咋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妥,但是细细品来,似乎又很贴切。

  与杨老接触后,我最大的观感就是他的“善变”与“赤诚”。两者看起来似乎更应该是反义词,此刻却偏偏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了统一。

  杨老是个“善变”的人。假如不“善”,假如不擅长,浅薄的根基下何谈能够为艺术的创新去寻求新的出路和落点;假如不“变”,假如固守,墨守陈规和刻板的教条下又怎能开辟出让人耳目一新的“变象”之路。

  杨老也是个“赤诚”的人。假如不“赤”,假如心中没有热血,他对艺术的探索不会如此执着,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创新也不会如此在意;假如不“诚”,假如心中没有感恩,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不会如此深刻,他对这片乡土的眷恋也不会如此深邃。

  可见,杨老是一个“善变”的人,他擅长而又善于变化,因为他有一颗年轻的心,更因为他始终有着“穷则思变”的精神。

  可见,杨老是一个“赤诚”的人,他热情而又充满真诚,无论艺术,无论学术,无论教育,更无论那份浓浓的乡愁。

  他叫杨希雪,这个时代的“变象怪杰”。他力求变化,他创造了“变象艺术”,他有异于很多抱着传统文化生搬硬套的人,他是这个领域里杰出的人。

  他叫杨希雪,一个漂泊在海外,致力于中国文化推陈出新的老人。他有着一颗“赤子之心”,无论艺术,无论文化,无论教育,更无论那时刻被乡愁所牵动着的灵魂。

  一路追求“艺术精”

  杨希雪从小爱好读书、画画。1951年肄业于信宜新东中学(今合水中学),入肇庆师范普师春班,三年后毕业并被选送广州广雅附设的中学师资训练班化学专业,1954年分配到东莞中学任教化学,1955年调任深圳中学化学与美术教师,1958年移居香港,先入香港哥林比亚无线电工程学校至毕业。后入“万国艺专”夜校跟彭广信老师学水彩画。从中也受中国山水画老师刘秉衡的影响。由于成绩优秀,被校长周世聪女士誉为“非常有潜力的学生”而提前毕业。从此,在艺术海洋里不断奋进,广泛交游于香港著名画家陈年柏、梁伯誉,梁仲宪等名师之间,在亦师亦友中吸取知识。当时创作了“羊毛皴”山水系列而受到赞赏。陈年柏老师题诗:莫讶如麻线,乾坤尽在中,试看新创作,风格异群同。

  1969年杨希雪带上中国宣纸和笔墨,远渡重洋,闯入英国艺坛,苦苦探索东方与西文传统与现代绘画艺术的契合点,在理论和实践上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和形式。在水彩画的故乡开始了他在中西方绘画探索和研究。40多年来他不倦进行着中英文化交流和研究,他潜心于艺术创新的创造和探求,他时刻不忘中国艺术的推陈出新和开拓发展。

  自1972年起,杨希雪由于画风独特、技法灵巧快速而闻名于圈内,经常获报章刊物撰文介绍称赞,先后被英国各地的艺术团体和艺术会所邀请进行示范讲学,并多次登上英国电视台BBC1、BBC4、Yorkshire电视台、广东省电视台作为嘉宾现场作画。他也曾经在伦敦列斯特广场、伦敦唐人街、英国许多华人社团大集会上即席作画慈善拍卖,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杨希雪的作品曾在香港大会堂、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大厅、英国艺术联会摩尔画廊、伦敦及英国各大城市、中国北京、上海、南京、韩国、新加坡等地举办个人和集体展。艺术作品被很多名人所收藏,其中英国女王收藏有两幅、英国查尔斯皇子、戴安娜各一幅,伦敦大英博物馆(收藏多达12幅)、中国驻英大使馆多幅,中国政协前主席李瑞环,副主席叶选平及世界多个博物馆、艺术馆都收藏有其画作,欧、亚、美等各国收藏家收藏了杨希雪的画达2000余幅。

  杨希雪应用“全方位观景绘画”所创作的长卷《文化五千》荣获国际金奖、世界水彩画长卷吉尼斯世界纪录、英国女皇MBE大英帝国服务勋章、中华情世界纪录书法长卷特别奖等殊荣。

  在中国,杨希雪应邀讲学示范的有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画院、武汉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肇庆西江大学(肇庆学院)、福建泉州国立华侨大学、梅州嘉应教育学院、广州艺师。深圳高级技术学校、广州和深圳民主同盟艺术家、广州美术馆、广州少年宫、还有包括肇庆原师范、高要实验中学、东莞中学、可园、深圳中学、福田中学等。他热心的为年青一代的心中播下艺术的种子,引发下一代对艺术的喜爱和追求。

  垂直观到“全位景”

  杨希雪是集油画、水彩画、中国传统水墨画、现代水墨画(独创纸团印染法)艺术理论于一身的世界当代著名艺术家、艺术理论家。同时,亦是中国传统诗、书、画名人。写诗、吟对、书法、绘画己成为他人生的最大乐事。他的“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为很多人所津津乐道,其中他本人所作的《高空看大地主题诗》很好的诠释了他的理论:

  一目千方里,双眸几面山,高低差少少,流水曲弯弯。

  村舍飞云后,车马走云端,远近难分辨,左右在回旋。

  万籁俱沉寂,怒海息波澜,丝竹难烦耳,吵闹别人间。

  全方观宇宙,奇缘赏大千。若君观念旧,新趣可无缘。

  杨希雪先生在研究中外绘画透视理论之后,提出了“垂直透视”的理论体系。他指出:实际上垂直透视之下,不论其属于宏观的大地,还是属于微观的局部自然景物的放大,都与我们的习惯、与我们的固有画论是不一致的。只要你在品评这样的一张作品的时候,不停留在固有的理论观念及框框的水平上,就能把人的美学趣味扩展到更高、更深的层次。

  他认为西方的透视理论,局限很大,必须要有特定的光源、特定的投影、特定的焦点、特定的视平线,特定的距离才能达到有效观察和写生,这些特定条件中任何一个发生变动都会引发完全不同的结果。而自己所创的“垂直透视”理论完全打破了这种束缚,无论从上、下、左、右的任何一个角度来欣赏他的作品,都不会有倒悬、倾斜、失重等感觉。

  他同时认为中国绘画的思想与技法,虽然历经多个朝代艺术家的创造与发展,已经在理论、技法上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但是也形成了数不清的条条框框(即我们现在所谓的“学院派”),所谓的传授大多只能在这些条条框框之内进行活动。因此,他主张中国画应在认同中国绘画的历史前提之下,去考虑在观念上的突破以及技法上的革新。他倡导艺术创作和艺术理论与思想的多元性,包括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互补,水墨、彩墨与油画材料的综合运用等。他认为好的艺术一定是在这种“多元化”中再去寻求“统一观”的。

  杨希雪在他的理论著述中说:“任何对立概念之间,是有很多游走因素的,时空纽带的牵引两个极端概念是可以互动的。对立是可以统一的”。

  杨希雪“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的目的是从观念上重新认识自然,而后通过艺术的表的形式再现自然,因此,他把抽象与具象统一起来。他认为并非大山大岭才算山水,大山大水也无非是由细小的沙石和树草组成,我们所观察到的任何一组细微的局部其实都可以称之为“微观山水”,这点跟从外太空或卫星上看星球一个道理, 你可以把“看”这个“镜头”拉近拉远,构成宏观山水和微观的相互转换,抽象与具象由此得到了统一。

  早在1988年,杨希雪先生就以他的“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和“全方位观景绘画”在英国开创了一片全新的天地,并走向世界艺坛。从而引起了艺术界和收藏界的重视,画作被英国女王、白金汉宫、英国工会大厦、中国驻英大使馆及世界很多城市的博物馆、艺术馆收藏。特别是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收藏他的全方位观景绘画高达12幅。

  杨希雪的绘画探索来自于通过辛勤的实践与理论建构,出版了英文版《抽象艺术变革》和中文版《中国山水艺术论文集》。这不仅使他成为了享誉世界的艺术家,还成就了他又是一位具独持的、开创性的艺术理论家。杨希雪从理论和技法上发展了中国画,建立了完整的理论与技法体系,在当代及今后的艺术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他是中国画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

  变化彰显“和谐风”

  杨希雪在近50年的东西方视觉文化的跨越和实践中,不仅从哲学的深度来思考创作,而且不断寻求能与反映现代科学进步相契合的当代视觉文化的表达形式。他在视觉艺术的表现形式里,不停的以具象、抽象交替进行,以油画、水彩、水墨多种艺术材料自由发挥,不断试验,渐渐对这些材料的性质和技法的应用有了更深的体悟。

  2010年创作出“太空漫步系列”标志着杨希雪的“变象视觉艺术”进入了一个更高深的境界。这个系列的作品不同于他之前的抽象水墨画,材料采用的油画颜料,而后通过DV多角度对画作进行摄像来传递艺术感受。

  “我们绘画艺术家常常围绕具象抽象这两个概念的是非轻重而争论不休,实在浪费了不少时光。我敢肯定,宇宙自然必定是抽象的,它们所引发的一切也是抽象的。我的垂直透视——“高空看山水”系列作品,从整体或较大的局部看,如同高空俯视大地,一切都显得抽象,但用放大镜去观赏它的任何局部,则如同进入了各种美丽的自然景观,令人流连忘返。视觉文化是一个历史学科,而视觉形象并非是稳定不变的。现代化的各种工具在不停的改变着艺术的体现形式。”

  杨希雪的艺术实践经历了几个不同的层次与阶段,首先从写实的具象艺术,渐渐转入表现意境和心情的抽象艺术,最后终于冲破了具象和抽象的枷锁,结合现代数码科技创造出了全新的“变象视觉艺术”。他的“变象视觉艺术”很好的诠释了他的思想,阐述了他对于“师法自然”的深刻体悟。

  杨希雪认为宇宙自然是一个充满各种“力”的世界。大到星系之间的引力、地球的重力,小到昆虫煽动翅膀的风力、雨水对大地的冲击力,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受着各种“力”的牵引和影响。在各种“力”相互制约维持平衡的时间段里,一切会显得“风平浪静”。而当任何一个方位的“力”有所增强或有所偏弱时,这之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周边的“力”都会出现“补位”或者“下位”,从而形成新一轮的稳定而相互制约的关系,实现所谓的“统一”与“和谐”。

  这其实也是辩证的唯物观---一切事物都是在“角力”中、在运动中、在变化中,这是自然规律。事物的静止和不变是渐时的,也是相对的;事物在运动中和不断的变化是绝对的。我们无法找到永恒不变的例子。任何事物都有它们的多面性。对事物各个侧面的认识与理解,也会因观点角度距离等时空钮带因素不同,令结论出现差异。这延伸到当今世界的人类生活中,我们看到了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国家与国家、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阶级之间的矛盾、民族之间矛盾,这些都是自然力量倾扎斗争结果。

  杨希雪认为,虽然最终看起来都是均衡和制约的,但其实这种“角力”的结果都会留下或多或少的轨迹或痕迹。例如山峦的起伏、河道的弯曲、奇异的地貌以及各种田地色块的分割等。依据这些痕迹和色块线条间的轨迹,足以解读出国际关系、时局变迁、金融消长、资源占有以及文化影响等不断变化的现象。这实质上也是“弱肉强食”的体现,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始终没有变过。

  卷中隽藏“赤子情”

  杨希雪“变象视觉艺术”始于《锦鲤图》,是在1997牟7月1日之前,为纪念香港回归所画,他在9米长卷中画了1997条锦鲤。完成之后他便决定做一件世界上至今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事情:画一幅世界最长的水彩画。

  1998年3月杨希雪开始动笔画出了世界最长卷水彩画《文化五千》,该画最终入選吉尼斯世界紀錄,成为至今世界最长画卷。

  “这张《文化五千》,选材上我选了锦鲤,因为锦鲤和中国文化、中华民族的发展几乎同步,我籍它来表现我们中华五千年的文明。《文化五千》中国以每一条鱼来代表一年,五千多年的中华文明便由五千多条锦鲤来代表。我画了5339条锦鲤,画卷全长201.5米,宽1.5米, 重约90余公斤。我考虑到中国的历史是连续不断的,所以整幅长卷不应有任何间断,整卷画纸也没有任何接口。《文化五千》的纸张由圣·古巴纸厂制造并赞助,全棉质,在当时市值6000多英磅。长卷寓意了整个中华民族发展过程中的分分合合。画卷中的锦鲤有时组成一些“集团式”的东西,有时会互相跟随,有时会自由行动,这些都是历史中的一种真实现象。中国历史过程中变化太多,没有任何一种具象东西可以把它表达出来,所以我诉诸抽象素材,以抽象的花纹、抽象的色彩组成一个背景,让成群的锦鲤游弋于历史长河之中。”杨希雪如是说。

  杨希雪创作《文化五千》的目的是纪念中国人类文明和文化的进程。没有任何接口的巨幅长卷是连续性的,鱼在悠闲自由的向前游动、不断向前,表示人类文明是不断向前走的。鱼水关系的融洽和谐,也表达了画家对祖国欣逢盛世的礼赞。这幅巨作的视觉冲击力被杨希雪先生巧妙的运用于他的“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中,写实的鱼是主角,但这幅画的背景却是抽象的, 且连绵不断的抽象背景所衬托出的宏大气势是前人没有的。抽象的背景代表我们人类文明历史进程所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个过程必然是复杂的,因此不能用一种抽象图象去代表,故每阶段采用不同的抽象纹饰、机理和浓淡。鱼与背景的统一结合恰如其分地描绘了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源远流长。

  杨希雪的“全方位观景理论体系”及其实践的绘画作品,都源自中国水墨画,这些积淀使他走向了世界艺术的高度。早己功成名就的他,在八十多岁高龄依然积极的奔波于两国参加各种“文化回归”的艺术活动和展览,他的中国情结成为了他40多年不断回国的动因之一。

  由于他的爱国精神和对世界文化艺术的巨大贡献,他曾先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受到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2002年获当时访英的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先生单独约见,交换艺术心得,获高度赞扬。

  2005年11月9日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英时受到胡主席的接见与合影。

  2006年6月14日受到中国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先生的接见。

  2008年6月14日荣获英女王授予MBE大英帝国服务勋章和查尔斯王子的亲切接见,以表彰其历来对中国艺术和社区所作的贡献。

  2009年1月在中国国务院总理访欧期间受到了温总理的接见。

  “在国外,我一直都很想念祖国,人越老,心就离这里越近。”杨希雪感叹地说,“为此,每逢祖国有重大喜事时,我都会作诗词一首,来寄予自己对祖国的祝福。虽然我身在英国,但祖国的发展脉搏一直在牵动着我的神经和情绪,我为她的曲折忧伤,为她的进步和富强吟唱!”

  链接:杨希雪诗词几首

  无题

  离乡游子望乡愁,

  反复思量去与留,

  风雨飘摇难说定,

  且看白浪戏孤舟。

  秋夜悲怀

  漫步沉思月下行,更沉鸦静雀无声,

  花都十载流亡客,一事无成白发生。

  沉痛哀悼汶川地震遇難的同胞

  祖国遇天災,慈航伸援手,善長解慳囊,积蔭兒孙受。

  地震連肆虐,乡亲白受災,慈心捐善款,慈航早日开。

  海外黄炎胄,情怀祖國胎,善举积陰功,兴隆昌代代。

  同胞遇天災,快伸同情手,捐款救災鸿,全家增福寿

------分隔线----------------------------
推荐内容